关于读书的六种打开方式

  作者:王田一(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职员)

 

 

  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,在一定意义上就是阅读的历史,就是书香孕育的文明进化历程。在文字创立之前,人类的祖先向自然学习,倡导读无字之书、天地之书,靠着亲身阅历获得的血汗经验顽强地生活,缓慢地发展。随着世界各地民族文字的创立和印刷技术的革新,人们开始崇尚读书,读文字之书,阅读一代代积累的浩瀚文献蔚然成风,人类社会的文明进程由此大大加速。进入数字互联网的信息时代,人类的阅读方式发生了重大变化,电子阅读成为时尚。

  能坚持读下来,除了个人兴趣,更得益于师友的督促与帮助。上学时导师经常带领我们开读书会,形成了比较浓厚的读书氛围。后来,同学们组建了一个微信通鉴打卡群,进度快慢不论,旨在鼓励开卷有益。我想,对于特定读者和书籍来说,打卡是个好办法。从读者类型来看,这种方式适合容易被忙碌的工作与生活淹没的上班族,从书籍类型看,适合类似于《资治通鉴》这样的多卷本、需长时间坚持的书。当然,最为完美的状态,就是自然而然、由内生发、无须借助外力地想要读书。

  读无字之书、读文字之书、读电子之书,是人类阅读文明经历的三种不同方式。这三种阅读方式,各有其独立的存在意义和永恒的文明价值。

  补书之乐的第二个意思,是将残破的书页粘补好。有些馆藏书籍,还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版的,历世既久,难免有些残破。一次,我借来一册1962年出版的《初学记》,封面残损几至零落。在读书之前,我便先将封面粘补一番,虽不工巧,多少免得翻检时担心,或也可在“随损随修,随开随掩”之列,当时心里还颇自得呢。

  阅读与时俱进,勿忘无字之书

 

  作者:舒罕(重庆市巴南区鱼洞南区学校教师)

  职业搬书不辍,愿做书海津梁

  作者:小飞(北京一家民营书店的员工)

  乐享书巢陪读,开启少年神思

  读屏幕之书,即电子阅读,方便快捷,信息量大,优势极为明显。但也有弊端值得警惕。电子阅读过程中如何强化专业专注?如何防止信息虚假和信息陷阱?如何避免信息过量和信息焦虑?强化信息自主,防止成为信息奴隶,应是电子阅读时代的重要原则。

  比如有女生从读纳兰容若开始,渐渐爱上古典诗词,于是奖励给她《声律启蒙》和《人间词话》,还有叶嘉莹先生的课堂讲录,一学期下来,“晚照对晴空”之余,开始和我辩论“有我之境”“无我之境”的高下。

  回想这些年月以来的胡乱翻书读书生活,最初觉得有至味的,当然是青灯一卷,茶热香温的独处,可以心会神凝,思接前人;亦可以悠然遐想,登临异境。

  读无字之书,即依靠身体力行去读天地之书、读自然之书、读实践之书,是人类永远不能放弃的基本阅读方式。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”,古人陆游的读书警示,是为至理名言。

  作者:邱圣宏(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授)

  这样的画面还有许多,我和他们一起读鲁迅,读孙犁,读汪曾祺下厨,读舒国治逛京都,读蒙自南湖的歌胪士洋行,读毛姆口中太平洋诸岛间的虚虚实实。在孩子们沉重的课业负担的间隙,我期待这样的陪读能幻化出另一个空间,让他们精神舒展,心灵愉悦,以此应对更艰难的挑战和不可知的明天。

  沉醉补书之乐,喜悦自在心知

  总之,既要做一个有根的中国人,还要做一个世界人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