桐华:理科生女作家的性格底色是什么

  回头看,桐华认为电视剧《步步惊心》算是非常有诚意的用心之作。“刘诗诗跟我说,她拍完《步步惊心》有半年是走不出这个角色的——那就证明她在拍的时候是‘进去’的,有化学反应,会影响到周围所有的东西,让这个作品向一个很好的方向发展”。(沈杰群 余冰玥)

  桐华说,写《步步惊心》像打了鸡血一样,“交稿的那一瞬间,你感觉鸡血被抽掉了,很累”。2005年万圣节前夜,桐华在美国完成《步步惊心》的最后修订。她形容走路的状态是飘的,“精气神全部被掏空”。

  很多人都好奇,擅长写言情小说的女作家,会拥有怎样的性格底色?

  影视制作人,是如今桐华的另一个重要身份,她策划、监制了《放弃我,抓紧我》《煮妇神探》等热播剧。每年桐华都过着“三城生活”——常住香港,处理出版事务会来北京,处理影视工作则奔赴杭州。

  除了写作,之后把影视制作人纳入自己的人生轨道,也出于偶然。

  大学时代的桐华,“像看天外来客一般”围观北大中文系的诗会;考试前努力振作,把自己从每天睡觉看小说看电影的状态中拽出来,毕竟不能挂科。“北大有很多学霸,我应该是北大学霸里面的学渣”。

  “我下笔的那一刻其实是玩儿,今天实在是太无聊了,这屋子里空荡荡,一点声音都没有,得给自个儿找个事做,那就写个东西吧。”《步步惊心》是桐华创作的小说中花时间最短的,“没有去思考过,感觉还不太懂这个东西是怎么回事,是在一种完全懵懵懂懂的状态中,凭着本能的驱动把它完成了。”

  至于写作嘛,除了写日记就没怎么练过笔。桐华说,昔日同学对于她后来写书成名的评价很“毒舌”:“你整天窝在宿舍里看小说,终于把它转化为生产力了。”

  作为多部言情爆款IP的创作者,桐华此前基本只以邮件形式接受媒体采访——过低的曝光度,导致她网上流传的个人照还定格在好几年前。

  《步步惊心》是属于凭本能冲动去写,但写《大漠谣》时,桐华发现自己必须得“思考”了。“后来写《云中歌》,我甚至有过感觉自己不会写的时刻。你心里有很多东西,想了很多故事,但文字好像不听你使唤,你得思索怎样用文字把各种各样的想法表达出来,而且要是一种有序的表达”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